就能联络长久未见的老友可是

2017-09-25 01:03

上一篇

现在的我已在外地工作,难得回家。但即便回到家,不离身的也一定不是别的,而是手机。智能手机出现后,我们只需轻轻点击屏幕就能走进网络世界,同远在天涯的朋友说上话,把新闻时事尽览眼中。因为网络,我们更加便捷地参与到社会生活中,成为随时亮出自己观点的一员;因为网络,我们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似乎整个世界都尽在掌握之中;因为网络,我们似乎只需要一个表情,就能联络长久未见的老友可是,也正因为网络,我们更加忽略了近在身边的人。

曾听说这样一句话:我们最容易忘记感谢的是身边的亲人。放到如今的时代,我们最容易沉默不语的对象也是身边的亲人。面对面的沟通,其实是治疗手机依赖症的良药。这种良药不苦口,带给你的,将是更多生命的感悟和满溢的幸福。

浏览次数:

作者:陶 晶

下一篇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我上大学后,妈妈却开始经历一种落寞,以前一直围着孩子转的日子一下子消失了,生活仿佛突然失去了重心。这时候,依赖症再次浮出水面,变成了母亲对孩子的依赖。而如今,很多人都患上了另一种依赖症。

字号:[ 大 中 小 ]我们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无时无刻不在与周围的世界产生联系。而通常,大多数人总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增加这种联系,无论如何千丝万缕、纷繁复杂,都只为证明自己的存在。在增加联系的过程中,就产生了依赖。

当有一天,我发现我们一家三口在闪烁的电视荧屏前沉默不语,每个人都在低头盘弄着手机时,我的内心忽然闪过一丝悲戚。于是我决定放下手机,抬头看一看爸爸妈妈。已经过了知天命年龄的他们有些老了,已然没有当年忙工作、忙家务时的意气风发,即使是看手机也必须借助老花镜了。

幼年的我最害怕一个人待在家,我总是习惯赖在妈妈后边,追随她的脚步。那时,爸妈工作都忙,妈妈还要承担起料理家务的重任,冲开水这项工作便是每日的职责之一。上世纪90年代初家家户户都还需要统一到一个固定的开水房去冲水,我们家也不例外。而妈妈最怕的就是我在要冲水的时候跟着她,怕她照顾不到我,更怕把我烫伤。为了甩掉这条小尾巴,妈妈没少拿起武器对付我的小屁股。

依赖是个绵软的词,让人觉得总有一张温床在等待自己,总有一个宽厚的肩膀等着你去依靠。依赖时常散发出甜美的气息,让人沉醉在它的馥郁芬芳里,甚至不愿意醒来。但最害怕的就是永不醒来,因为此时的依赖前又会多出一个词:过度,或者直接在后面加上一个症字,表示它已成为一种难以戒除的病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