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 此时

2018-08-31 14:21

在随后的全军团以上干部会议,刘西元引导师团级干部总结经验教训,明确了今后作战中需要注意的事项。会议上,刘西元宣读了军党委的决定:“新的战役即将开始,在这次战役中我们将要大量地歼灭敌人,以停止敌人的进攻,根本转变战争的局势。因此,在这一战役行动中,我们必须以最大的努力克服过去作战中的缺点,以最大的决心忍受与克服一切艰苦和困难,争取战役的圆满胜利。”刘西元要求全军指战员响应志愿军党委的号召,在今后作战中要保持高度的集中统一,一切行动听指挥,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创造大批战斗英雄团、英雄营、英雄连,为部队增添新的荣誉。

此时,第三十八军正在河南信阳等地执行整训、生产和在湘西剿匪以及老兵复员等任务,刘西元和梁兴初接到命令后,立即派副军长江拥辉和各师副师长赴东北打前站。由于情况紧急,部队无法集结好再行动,只好集合好1个营就走1个营,全军8月上旬全部到达辽宁省铁岭、开原一带集结。在进行保卫祖国边防的准备工作中,刘西元和梁兴初大力整顿编制,充实兵员,补充弹药、物资,开展战前训练,调整干部和骨干,抓紧思想教育。通过做思想工作,许多做了复员准备的老兵,尤其占部队大多数的东北籍指战员,为了国家的安全打消了回家的念头。刘西元运用美国飞机轰炸扫射中国东北边防城镇暴行的材料,联系美国自参加八国联军侵略中国以来奴役中国的历史事实,使广大指战员认清美国的强盗行径,进一步激发了广大指战员对美国的无比义愤,为出国作战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随着朝鲜战争转入相持阶段,前线战斗趋于平缓。第三十八军进行了整训,全军自下而上地开展了评选英雄部队、评功庆功活动。刘西元代表军党委号召部队,创造更多的英雄部队,为第三十八军增添新的荣誉。通过一系列的荣誉教育和活动,激发了部队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增强了争夺战争最后胜利而奋斗的决心。

根据毛主席关于志愿军再打一仗再休整的指示精神,彭德怀做出了打过“三八线”的第三次战役部署。据此,刘西元主持第三十八军党委会进行研究,着重进行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各级从警卫、战勤分队及机关警通人员中抽调人员补充到基层战斗连队,增强连队的战斗力。二是加强思想动员,使广大指战员认识到,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必须打过“三八线”,忍受艰苦就是光荣,渡过困难就是胜利。三是进行再战的具体准备。发动干部战士讨论防冻措施,做毡袜,补鞋子,整理装具,为向“三八线”挺进创造条件。

西线左翼第三十八军、第四十二军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直接指挥。在军首长作战会议上,军长梁兴初主动请缨,提出由第三十八军单独承担攻打德川、围歼伪第七师的作战任务。德川背靠大同江,有5条公路在此汇合,是东、西两线敌军联系的支撑点,攻下德川就等于斩断了敌军东线和西线的枢纽,使西线美军失去了后方屏障。刘西元清醒地认识到,德川战斗对于整个朝鲜战争的局势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必须全力以赴,打好这一仗。为此,刘西元和梁兴初等军首长决定由军侦察连和第一一三师侦察连及两个工兵排组成300余人的先遣队直插敌后,查明敌情和道路情况,炸桥破路,阻敌南逃。先遣队出发前,刘西元简单明了地告诉率领先遣队的军部侦察科长张魁印:“你们的任务很光荣,先遣队出去就是志愿军的耳目;共产党员一定要起模范作用;你们出去后是独立作战,一定要掌握好队伍。”当晚,先遣队在第三三九团佯攻敌军的掩护下,从敌军的间隙中向敌后挺进。

[next]

在战役准备过程中,针对部分同志“换班”“由二线部队上来打”的消极思想,刘西元和梁兴初等军首长一起,向全军发出了《为争取第三次战役的圆满胜利给全军指战员的一封信》,号召各部队“趁热打铁”,“继续发扬刻苦耐劳、忍受困难的精神奋勇战斗”,“争取新的胜利,创造新的荣誉”。通过全军政工干部的努力,部队再战情绪迅速激发出来,全军上下热烈响应号召,决心在新的战役中再立新功!

11月5日,鉴于已无歼敌良机,志愿军首长命令各军停止进攻,结束战役。此次战役歼灭敌军1.5万余人,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为人民军赢得了整顿时间,使志愿军站稳了脚跟,取得了同敌军作战的初步经验,增强了胜利信心。

精心备战定乾坤威名远扬“万岁军”

[next]

为了夺回德川,保住东线和西线的支撑点,麦克阿瑟指挥敌军出动了500多架次飞机,以坦克为先导,采取“波浪式”的集团冲锋,妄图撕开缺口,逃出合围。第三十八军第一一三师急速行军至龙源里、三所里及军隅里以南地区,切断了军隅里及其以北地区之敌经龙源里、三所里南逃退路,坚守50多个小时,与数倍于己之敌艰难鏖战。第一一二师第三三五团坚守的松骨峰阵地位于龙源里东北,是价川、军隅里之敌向三所里南逃的必经之地,战斗异常激烈。刘西元在军指挥所得知第三三七团在龙源里、第三三五团在松骨峰忘死奋战的悲壮情景时,要求军政治部迅速上报他们的英雄事迹,为他们向志愿军总部请功。作家魏巍1951年4月11日在《人民日报》发表的《谁是最可爱的人》那篇着名通讯,就是根据坚守松骨峰的英雄们的事迹写出的。

梁、刘转三十八军全体同志:

彭邓朴洪韩解杜

在严重的形势下,毛泽东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10月8日,中共中央做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决策,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三十八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十八军。接到命令后,刘西元立即召开党委会议传达,党委成员热烈拥护党中央的决策。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随着美国的武装干涉,朝鲜战争日趋复杂化,逐渐成为国际斗争的焦点。

当麦克阿瑟陶醉于“胜利的前进中”的时候,志愿军已完成了第二次战役的部署。志愿军司令部决定在朝鲜开辟东、西两个战场,以西线为主,采取内线作战、诱敌深入、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针,迫使敌军转入防御。

11月25日,按照预定的计划,刘西元和梁兴初等军首长运用先远后近和先侧翼迂回、后正面攻击的战术,指挥部队开始对德川之敌发起攻击。26日,深入敌后的先遣队炸毁了敌军撤退的必经之路——武陵里公路大桥,第一一二师、第一一三师、第一一四师以勇猛迅速的迂回动作,结合正面突击,分别占领了德川西面、南面和北面,围歼了德川地区伪第七师大部,打开了敌军战役布局的缺口,使美军第九军主力侧翼暴露,为大量歼灭敌人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战斗结束后,被俘的美军顾问团成员非常感慨地对韩先楚副司令员说:“真想不到,你们共产党的反攻竟然组织得如此巧妙而严密,简直是在梦中就当了俘虏!”

在率领先遣队跨江熟悉敌情、民情和地形之后,刘西元和梁兴初返回辑安,于22日率领主力再次跨过鸭绿江,向预定战场挺进。聆听着正义之师威武雄壮的步伐声,刘西元感觉满腔的热血都在沸腾,这位16年前就被朱德元帅预言必将成为将军的“红小鬼”,时年33岁。

当围歼敌人的战斗还在进行时,彭德怀于12月1日亲自起草电报,以他和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邓华、朴一禹,副司令员洪学智、韩先楚,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的名义,传令嘉奖第三十八军。电报原文是:

依靠现代化的技术条件,敌军迅速完成了部署调整和补给,由西至东逐步在全线发起大规模进攻,妄图夺回汉城,破坏志愿军休整。敌人出乎意料的反攻,迫使志愿军提前结束休整,在兵员尚未补充、后勤补给严重缺乏的困难情况下进行了第四次战役。此次战役中,奉命驻守在汉江南岸担任防御的第三十八军阵地突前,正面敌军是美骑兵第一师和美第二十四、第二十五师,英军第二十七、第二十九旅,希腊营,南朝鲜军第六师。第三十八军能否有效组织抗击强大敌人的攻击、掩护主力在东线反击,关系到整个战役的胜负。面对敌人“磁性战术”“火海战术”的不间断冲击,为了拖住敌军,刘西元一方面要求全军做到军歌中所唱的“钢铁的部队,钢铁的英雄,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那样,保持拖不垮、打不烂的钢铁部队本色;另一方面,又十分关注战士的生活,认真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解除战士们的后顾之忧。2月6日恰逢春节,刘西元组织机关干部、文工团员和后勤人员,代表军党委、军首长将祖国人民送来的炒面、白糖和香烟送到前沿阵地。在战壕里吃着祖国人民送来的春节慰问品,战士们的战斗情绪得到了极大的鼓舞。在敌军大量飞机、大炮、坦克轮番进攻的极端困难情况下,第三十八军在汉江南岸英勇顽强地抗击敌军50天,毙、伤、俘敌10800余名,保证了东线部队的顺利反击,掩护了二线部队的集结,受到彭德怀司令员当面表扬。中朝联合司令部、政治部对第三十八军在汉江南岸浴血奋战17昼夜,确保分割东西线敌军,支援志愿军主力向敌反击的关键性作用给予通报表扬。

边疆告急烽火起 儒将挥师怒跨江

【原文链接】刘西元:率先垂范 军魂铸就“万岁军”

面对这样的批评,刘西元在懊恼和内疚的同时陷入了深深的思索:第三十八军一向英勇善战,作战方案安排周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在缺粮、缺药的艰苦条件下,怎样才能使全军摆脱这种巨大压力,提高士气、保持旺盛的战斗力?思索良久,刘西元深刻认识到全军上下“初战一定要胜利”的想法束缚了广大指战员的手脚,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要军党委统一认识,正确对待彭德怀司令员的批评,总结经验教训,研究相应措施。

在朝鲜人民军打到洛东江,同敌军形成胶着状态后,中共中央明确指出:战争转入持久的可能性和美帝国主义扩大战争的可能性日益增大,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要做好充分准备,避免临急应战。1950年7月13日,为了保卫我国东北地区安全和在必要时刻支援朝鲜人民反侵略战争,中央军委做出了《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从河南、广东、广西、湖南、黑龙江等地抽调第十三兵团的第三十八、第三十九军、第四十军及第四十二军和部分炮兵、工程兵,正式成立以邓华为司令员,赖传珠为政治委员,洪学智、韩先楚为副司令员的东北边防军,命令所有军队于8月上旬在辽宁省一带集结完毕。

通过两次会议的召开,全军上下的沮丧心情一扫而光,迅速掀起创英雄部队、为第三十八军争光的活动,干部战士人人订计划、表决心,要在战场上比高低,坚决为祖国争光、向毛主席报捷,形成了在新战役中完成任务的巨大动力。

1951年3月下旬,刘西元奉命随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回北京向中共中央军委汇报抗美援朝战争的情况,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在会见时,毛主席高兴地把第三十八军称为“胜利之军”,同时告诫刘西元“不能因为打了胜仗就轻敌。轻敌,骄傲,那是要吃亏的呢!”毛主席向刘西元详细询问了美军的情况,并告诉刘西元要发挥我军的长处,集中优势兵力,打败美国侵略者。毛主席还非常详细地询问了战士在前方的生活情况。此次接见,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多钟,长达4个多小时。刘西元把毛主席在百忙中对他的接见和亲切交谈,视为对第三十八军的信任、鼓舞和关怀,是志愿军广大指战员的荣耀,更是他个人终生的荣耀。不久,刘西元重返朝鲜前线,详细传达了毛主席的关怀和指示,极大地鼓舞了部队的情绪,成为夺取新胜利的巨大动力。

1952年5月,刘西元奉命调回国内,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工作。先后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青年部副部长,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主席,世界青年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总政治部副主任,兰州军区副政治委员,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中将之一。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第四、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第一、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2003年7月14日,刘西元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逝世,享年86岁。

9月15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西海岸仁川登陆,迅速向汉城、水原方向进攻,切断了朝鲜人民军前线主力与后方的联系和补给,朝鲜人民军陷入两面作战的局面,被迫转入全面退却,朝鲜战局急剧变化,战争性质由争取独立、统一的内部战争演变为反对外国侵略的解放战争。

在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共歼敌3.6万余名(美军2.4万余名),迫敌撤至“三八线”以南转为防御,彻底粉碎了美帝国主义占领全朝鲜的战略企图,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扭转了朝鲜战局。不久,所谓“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被革职回国。

朝鲜战争爆发后,刘西元通过报纸、广播等多种途径密切关注朝鲜半岛的局势,和军长梁兴初等军首长散步闲谈的主要话题也是围绕着朝鲜战争。刘西元敏锐地意识到,尽管朝鲜人民军一路势如破竹,但美国决不会甘心失败,必将进行反扑,战火最终会向中国东北边境地区蔓延。一旦需要派部队去支援朝鲜时,有可能用上第三十八军,因为第三十八军对东北非常熟悉,又是主力部队之一。于是,经军党委研究后,决定在全军开展形势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关心时局发展,增强全军的备战意识,随时做好出国作战的准备。

[next]

会后,刘西元把统一部队出国作战的思想认识摆在重要位置,围绕“该不该打、能不能打、能否速胜”这三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动员。通过开展关于“邻居失火,我们该怎么办?”的大讨论,使指战员们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把抗美援朝和保家卫国、救邻与自救统一起来,认清抗美援朝是保家卫国的实际行动;从武器装备的优劣和战争的性质入手,帮助指战员们树立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信心;同时告诫广大指战员不要盲目乐观,要充分认识到战争的艰巨性、复杂性和长期性。通过一系列的思想教育活动,广大指战员深刻认识到抗美援朝的必要性,增强了光荣感和责任感,树立了必胜的信心。在提高政治觉悟的思想基础上,指战员们纷纷签名要求入朝参战,仅第三三八团要求参加志愿军的就近3000人。

驰援友邦初受挫 钢铁意志铸军魂

[next]

刘西元(1917—2003),原名刘熙元,曾用名刘东元,江西省吉安县人。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刘西元历任红军学校司号连司号员、军事团青年干事,红一方面军直属队青年干事,红三军团直属第六师青年干事,红一军团第四师青年干事,师直属队总支书记,红一军团第四师第十二团政治委员等职。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刘西元历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三旅第六八六团第三营教导员、团政治委员,鲁南支队政治委员,教导第二旅第六团政治委员,滨海军区滨北军分区政治委员兼地委书记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刘西元历任通化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辽东军区独立第二师师长兼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第三纵队副政治委员、第四十七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西元任第四野战军第三十八军政治委员,1950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十八军政治委员,曾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

10月9日和16日,彭德怀在沈阳召开志愿军军以上干部会议和在安东(今丹东)召开志愿军师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抗美援朝、出兵参战的决策和志愿军入朝作战的任务,并对具体行动作了周密部署。根据会议精神,刘西元和梁兴初等军首长研究制定了一系列具体措施:部队到朝鲜境内后,要遵守军事、政治、群众纪律,以保持同朝鲜人民和军队的友好团结;在对美军作战时,要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对出国作战时可能会遇到的困难,要确定应采取的措施。刘西元态度坚决地表示:第三十八军被列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序列,并首批入朝参战,这是十分光荣的,我们决不能辜负党中央、中央军委、毛主席和全国人民的信任,要打出军威、国威来。刘西元的态度,得到了军党委成员的一致赞同。

作为一支曾屡建奇功、英勇善战的英雄部队,第三十八军在第一次战役中共歼灭敌军4600余人,接近志愿军歼敌总数的三分之一。但是,由于第三十八军未能迅速歼灭熙川之敌,致使敌军主力全线撤至清川江以南。战役刚结束,第三十八军就收到了彭德怀司令员和邓华、洪学智副司令员联名签署并报中央军委的电报,严厉批评第三十八军在打熙川和穿插军隅里、新安州作战中贻误战机的错误。在大榆洞召开的中共志愿军党委第一次扩大会议上,第三十八军再次受到了彭德怀的严厉批评:“你们是主力,可是没有按时插到指定位置,让敌人逃跑了,动作迟缓影响了整个战局。”“如果下次打不好,军长要撤职,部队要取消番号。”

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

11月16日,刘西元主持召开了第三十八军党委扩大会议。军长梁兴初首先传达了彭德怀司令员对第三十八军的批评,作了检讨,主动承担责任,并表示:“战役中毛主席曾经五次致电询问第三十八军的部署和作战情况,彭总把我们部队当拳头用,但我们没有起到拳头作用,愧对上级信赖。下一仗我们一定要打好,对上级的批评,到此为止,不要层层检讨,不搞层层追究责任。”刘西元接着说:“我们军是一支老部队,彭总对我们第三十八军的批评,是对我们的严格要求,是对我们政治上的极大关怀,批评是正确的,我们要虚心接受。这一仗没打好,一军之长固然有责任,但不能归咎于军长一人,我当政委的也负有责任。”刘西元和梁兴初的一席话,把到会同志的情绪很快扭转过来了。接着,军党委常委、副军长江拥辉,常委、军政治部主任吴仍,常委、军参谋长管松涛,在发言中也纷纷联系各自工作的实际,表示负有责任。各师师长、政委也先后发了言。随后,会议的重心,很快转到如何集中全力、拼死拼活打好第二次战役上去。这次会议开得很成功,会议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党委成员对受到的批评不互相埋怨,不责怪下面,而是主动承担责任,总结经验教训,找出存在的问题,研究相应的措施,决心在第二次战役中打好。这就保护了部队作战的积极性,这也正是第三十八军战斗力强的关键所在。

在第三次战役中,第三十八军的主要任务是协同第四十军围歼南朝鲜军第六师。此次战役中,第三十八军连续作战7昼夜,前进百余公里,歼敌1154人,缴获火炮63门、汽车35辆。战役结束后,第三十八军按照志愿军司令部的部署,转入休整。面对疲惫不堪的军队,刘西元主持召开军党委会议,并在休整期间开展了军容、军纪、文体娱乐等多种活动。为贯彻落实毛主席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要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指示,他还亲自主持制定了10条纪律规约,以第三十八军党委名义发布施行,为部队夺取新胜利提供了坚强的政治组织纪律保证。

第三十八军万岁!

[next]

此次战役,我三十八军发挥了优良的战斗作风,尤其是一一三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击南逃北援之敌,敌虽在百余架飞机与百余辆坦克终日轰炸掩护下,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致昨30日战果辉煌,计缴坦克汽车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

自此,“万岁军”威名远扬,震惊中外。在胜利和荣誉面前,刘西元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一方面及时向部队传达彭总的嘉奖令,以鼓舞部队的斗志;另一方面告诫全体指战员戒骄戒躁,乘胜前进,按照彭总的命令,鼓足勇气,继续歼灭被围之敌,和兄弟部队一起围歼敌军。

为达成战略、战役上的突然性,志愿军在行军过程中采取了夜行昼伏、严密伪装、封锁消息、控制电报通信等一系列措施。然而,由于路况复杂和敌机干扰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各部队行军速度缓慢,无法按时抵达预定地点。针对这一情况,志愿军司令部及时取消围歼敌军整师的计划改为围歼整团,其中,第三十八军和第四十军两个师、第四十二军第一二五师负责歼灭驻守熙川的南朝鲜军第六师一部及第八师两个团。接到命令后,刘西元和梁兴初等军首长立即做出战斗部署,由第一一三师担任主攻,第一一二师阻敌后撤,第一一四师负责增援,电告各师不惜一切代价奔袭熙川。由于车辆被敌炸毁,第一一三师只能徒步开进,在克服重重困难之后,10月27日,第三十八军主力距熙川尚有60余公里,已无法顺利执行歼灭熙川之敌的原定计划。11月1日,面对清川江以北之敌有5万余人,而我可集中12万至15万兵力作战的情况,志愿军司令部决心集中兵力,各个歼灭云山、泰川、球场之敌。第三十八军奉命向新兴洞、球场、军隅里方向攻击前进,迂回敌侧后,断敌退路,配合第三十九军、第四十军歼灭清川江以北敌人,但由于受到敌人阻击,第三十八军未能完成穿插任务,再次失去歼敌机会。

[next]

1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