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当时学生运动中的骨干分子

2018-07-25 09:00

震惊中外的五四爱国运动由此开启,并很快席卷全国。这场运动深刻影响了中国的思想文化、政治发展和社会潮流,成为现代中国的民族寓言。

醴陵中学生在群众演讲大会上历陈国耻,放声大哭,期望父老兄弟即今速醒,并咬破右手中,以血书写勿忘国耻四字

事实上,早在五四运动前夕,株洲一批追求真理、思想进步的知识分子,对禁锢人民思想的封建文化教育制度、教学方式,特别是对封建礼教习俗、封建专制主义不满,极力主张反对旧道德提倡新道德,反对旧文化提倡新文化。因而有的兴办新式学校,有的创办刊物,意在启迪民众,培养人才。

特约撰稿 熊罗生(株洲市作协副主席、株洲市历史文化学会副主席,中国近代文化史及南社研究专家)

一批怀着改造国家、变革社会理想的株洲青年,纷纷走出闭塞的山沟外出求学,逐渐成长为中国革命的先锋力量,写下了株洲青年的光辉一页

六三暴行再次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怒,当时,在长沙高等工业学校、第一师范、第一中学、长郡、楚怡和周南女校等学校读书的罗哲、贾纡青、李却非、谭民觉、杨绍震、刘泰阶、颜祥钤、张子意、周不伦等近百名株洲籍学生同省会学生一起,举行罢课与游行示威,还积极参加省会爱国人士组织的国货维持会和救国十人团、进行反对日货等爱国活动。当中罗哲尤为突出,他在5月28日湖南省学生联合会成立时,被选为省学联的代表。罗哲还在长沙高工组织爱国十人团和义务团,东奔西走,联络各方,满腔热情地进行反日爱国活动,积极支持高工《岳麓周刊》的出版,成为当时学生运动中的骨干分子。

青年最富朝气与梦想,是民族未来与希望所在。如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所说: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回望历史,致敬五四。当代青年也需仰望星空,在个体和时代、国家的彼此关怀中界定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将改变个体命运与改变国家命运结合起来,为实现民族振兴和人民福祉而努力,在民族振兴中安放个体的青春和价值。

1919年6月1日,军阀政府悍然宣布表彰曹、章、陆有功,取缔学生一切爱国行动,勒令北京大学立即开除李味农、黄龙等人的学籍,遣送回乡。6月3日,北京学生走上街头演讲游行,被军警抓捕170余人。4日,学生再次走上街头游行讲演,反动民警又拘禁学生700余人。

总有一代青年人困惑、迷茫与彷徨,也总有一代青年人求变、创新与开拓。

在长沙就读的攸县籍学生王伯仁、易元巽、刘大阶等随团回攸后,首先在攸县第一高等小学讲演,揭露和控诉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行径和军阀政府的卖国罪行,从而激起了全校师生极大的革命义愤。该校校长贺芷麟紧接着在演讲会上作出了即席演说,并当场带头销毁自己使用的日货,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散会后,该校师生各自将自己使用的外国货立即烧掉,并组织了150多人的队伍在县城游行。

在北京求学的株洲地区青年直接投身了5月4日的游行,其中一些日还自发组织了有30多人参加的打卖国贼小组

这种将个体与时代、与国家相关联的人生信仰,激励着一代代年轻人投身历史洪流,以天下为己任,为实现广大人民的民主和自由贡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造就了一代青年的宏大气象。 在五四青年看来,个体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深嵌在社会结构之中的,坚信个人只能在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历史中实现永恒,生命才能绽放出璀璨的光彩。当时株洲地区的何孟雄、李石岺、蔡申熙、陈明仁、郭春涛、张挹兰等株洲英杰,就是其中的楷模。

1919年5月4日,株洲地区在北京读书的一些学生,如炎陵的何孟雄、郭春涛,攸县的易树明、邓庚熙,醴陵的杨东莼、陈明仁、李味农、朱克靖、黄品铭、张伯兰,株洲的罗学瓒、包光溢等,直接投身到了北京数千学生游行示威行列。

97年前,有一群求变、创新与开拓的年轻人,为扶大厦之将倾,救民族于水火,吼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响亮口号。这年轻的声音传遍中国、响彻世界,就此开启了现代中国的青春记忆。中国的青年节也因五四而命名。

1919年初,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的中国,出席了在巴黎召开的战后和平会议。然而,在会上,中国代表提出的取消列强特权的请求及废除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的要求均被无理否决,和会并且还决定将原德国在山东攫取的一切权益转由日本接管。消息传入国内,全国人民群情激愤。5月4日,北京大学等13所高等学校的3000多名学生,汇集天安门举行示威游行,提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废除二十条等口号,抗议帝国列强的无理决定,声讨北洋军阀政府丧权辱国的罪行。

1916年,醴陵县爱国进步青年知识分子汪泽楷、王力天、朱孜砻等,自费创办了寓意为开创新纪元而命名的开元学校。学校体制采用合资办学,不要政府和地方出钱,不收学费;教师薪金半尽义务;自编教材,因材施教,学生人数两年间由29人猛增至150多人。五四运动以后,学校聘请了在北大读书参加过五四运动、痛打章宗祥而被开除的李味农和在长沙参加了学生运动的潘疆爪、孙筱山、冯又村、邹崇智等进步青年知识分子任教。学校进一步改革教学方式,设立农民夜宵,办女子值夜班,成为远近闻名的革新小学,学生增加到300多人。

根据省会国货维持会的组织与部署,有3个讲演团派到攸县、茶陵、炎陵,这些县的在长学生随团回县,醴陵则由潘疆爪、周不伦、张子意、李欣淑等在长学生组织队伍,回县开展宣传,成立了国货维持会醴陵分会,并召集各地境董、学校校长会议,全面动员开展宣讲活动。各县学生的爱国热情十分高昂,醴陵遵道会中学学生张策勋在潘疆爪、周不论等设在县城北门天符庙的群众演讲大会上,历陈国耻,放声大哭,期望父老兄弟即今速醒,语至此,即自将右手中指咬破,醮血书勿忘国耻四个大字。血盆涌从指端出,鼓掌之声直振屋瓦。

为寻求救国道路,当年的青年上下求索,九死不悔。他们以《新青年》为核心阵地,高举科学和民主的大旗,激烈地批判传统,坚信科学和理性可以解决人生的意义和价值问题,民主制度可以将中国政治推上轨道,重建良性的社会秩序,实现中国的民族振兴和国家富强,并由此出发,掀起了现代中国的启蒙运动,使科学和民主等价值成为现代中国的文化认同基础。

攸县、茶陵境内办学也慰然成风,全县城乡都涌现了一大批新式学校。为了解决师资问题,张啸霞在醴陵、潘昌江在攸县、刘澹在茶陵等分别开办了师范讲习所,以培养思想进步的师资,提倡新文化,废除文言文,改用白话文。刘澹还创办了《雅言》报社,教师王友德编辑刊物《洣声》,这在当时都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和作用。

演讲团的活动从县城向乡镇发展。醴陵在省城的学生回县后,组织演讲小分团,排除演讲员分赴下乡讲演,并决定各商行自行组织十人团,设团长1人,调查员2人,各商店进货,须经团长和调查员验看才能上柜,如有隐瞒,共同受罚。攸县组织了多个演讲团,到大同桥、新市、皇图岭等地巡回演讲,发动公共大众投入反帝爱国运动。 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运动,迅速席卷株洲城乡。

在五四运动和俄国革命的影响下,株洲地区少数家庭殷实、思想进步的知识青年,怀着改造国家、变革社会的理想,纷纷走出闭塞的山沟,外出求学或赴法勤工俭学,其中代表性的人物有何孟雄、李立三、罗学瓒、王泽楷等。这些株洲年轻人迅速成长,逐渐成为中国革命的先锋力量,写下了株洲青年的光辉一页。

游行借宿后,学生唐有章等分头到城内搭台演讲,学生刘进、丁德龙等到各家商店清查日货,将所有的日货堆在城南沙滩山烧毁。次日,学校全体师生又以快邮代电发往北京,表示坚决支持北京爱国学生的革命行动。继一高之后,县二高和县城其他学校的师生也在老衙坪集合,并举行了游行示威,其中二高学生余来画的两幅宣传画《狼子野心》和《打倒卖国贼》尤为醒目。

北京军阀政府准备签字接受这一丧权辱国决定的是亲日派交通总长曹汝霖、驻日公使章宗祥、制币局总裁陆宗舆,愤怒的爱国学生决定找曹、章、陆算账质问,自发组织有30多人参加的打卖国贼小组,何孟雄、李味农与湖南同乡邓中夏、罗章龙等参加了这个小组。北洋军阀政府出动大批军警进行镇压,李味农等32名学生被捕。经过多方交涉与营救,月底,李味农等被释放出狱。当时,何孟雄为营救被捕同学出狱,自告奋勇,到营救行动交际股工作。

这一年,株洲进步青年和爱国学生积极投身了这一场运动,其中不少人在之后迅速成长,成为了中国革命的先锋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