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正合一些监管者心意

2018-09-30 14:21

文/但纯

上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清理检查政府性楼堂馆所通知”,从1988年首个楼堂馆所“限建令”《楼堂馆所建设管理暂行条例》起,25年来已发布了10个国家级“限建令”文件。“年年喊打”,但各地超标豪华办公楼仍如雨后春笋。仅今年年初至今,媒体曝光的各地豪华办公楼已近10起。如现正在封顶的湖北孝感市地税局大楼,人均建筑面积约200平方米,是省部级机关办公用房国家标准的近10倍。(《新京报》6月13日)

违规的官员其实也是理性人,他在违规之前会衡量利益,如果觉得会危及自身利益,就不会想方设法去建设豪华办公楼。一方面是大量违规豪华办公楼出现,另一方面是没有多少官员受到有效问责,这正是新闻中所说的“年年喊打”——只是“喊打”,而没有真正的“打一打”。只有严厉惩处、全面问责,才能根治兴建豪华办公楼之风,不再陷入只是“喊打”的怪圈。

【原文链接】对豪华办公楼既要喊又要打

人为地把建设豪华大楼的“闯关”轨迹和资金获取手法神秘化,其实正合一些监管者心意,因为这样可以推卸责任——不是我们没尽到监管责任,而是违规者太狡猾。对违规者而言,建设豪华大楼,其实谈不上多少闯关难度,也谈不上需要什么“技巧”。中央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曾归纳说,“违反审批程序,越权审批,擅自提高建设标准、扩大建设规模”,而这些情况都是在1988年出台的《楼堂馆所建设管理暂行条例》中明令禁止的,该条例第三十一条对这些违规行为都规定有处罚措施。

现在建设豪华大楼的所谓“秘籍”,其实都在1988年出台的暂行条例“预料”之中,也正是因为当初经过调研,发现了这些手段和“技巧”,所以才有针对性地出台暂行条例。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对违规者怎么办?如果没有严厉的惩处手段跟进,而是默认“生米煮成熟饭”,怎么会阻止豪华大楼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只有揭示出超标豪华办公楼的“闯关”轨迹,破译其如何获得了资金和审批手续,才能彻底封堵这种奢侈之风。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并非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新京报》披露的挪用资金加上“小金库”等资金获取方法,不是什么秘密,更不是新鲜手法。2005年5月24日,新华网报道山西省沁水县端氏镇政府建豪华大楼,称“大量支农、扶贫、教育专款被侵占、挪用”。由此可见,所谓“揭示”和“破译”工作,我们多年前就已完成。